旅行成癮的肯亞少年 – Kanya 關於我在西藏岡仁波齊轉山的那件事

岡仁波齊,海拔 6638米,終年積雪不化,在陽光照耀下彷彿自帶佛光,被藏傳佛教、苯教、印度教、耆那教四大教派視為「神山之首」、「世界的中心」。

據説轉山一次可清洗一生的罪孽,每年吸引著千萬人到訪,然而更多的是虔誠的朝聖者由家門開始叩長頭,一直到達他們心目中的神山。轉山的路程長57公里,平均海拔4800米,最高處海拔5732米。當地人快則一天完成,朝聖者沿路跪拜用多於一星期,而一般人多數會用兩至三天。

我喜歡高海拔,幾乎每年都會爬四千米以上的山,然而山並沒有因此變得溫柔。有時我會覺得這自虐行為,算是追求一種瀕死體驗,人往往要記得死亡,才更珍惜活著。低氧其實並不可怕,每一個人都有痛苦,可幸的是我們永遠可以選擇怎樣面對。

喜歡高山,大概也是因為喜歡在山間遊走的人。在山的面前我們都一樣,社會地位、膚色、體型、貧富,都不重要。我們有著同一目標,面對同一世界。人類的確好渺小,卻讓山中的每一句加油和互相扶持顯得無比強大。素昧平生的人分享著溫水、藥物、麵包、牛奶渣、巧克力,或簡單的一句「扎西德勒」,或者算是一種最浪漫的交換溫柔吧。

話說回來,我的確是因為那句//轉山一圈,就能清洗一生的罪孽//而來的。生而為人,本應對天地萬物致歉。如果走過的每座山都教我一件事,我在岡仁波齊真切感受到的是//Surrender//這個字。

稀薄的空氣每一秒都迫我直視自己的軟弱無力,如果真的有神,請求你寬恕我的不完美,那一刻我心中默念。承認、接受、臣服,是成長中一個痛苦而又必要的過程。

然後我發現,真正可以寬恕自己的人只有我,而我終將需要原諒的,亦只有自己。